勇者無懼學生志工在比悠瑪

這三天,部落來了一群國中、高中學生,是台南YMCA辦理【勇者無懼~寒假青少年培力】營隊活動。他們年紀輕輕,但是勇氣確可嘉。昨天下午這些孩子被丟包在台南,必須在沒有經費,沒有手機的情況下,以小組團體方式用盡各種辦法進入平和部落。這些孩子們很厲害,他們全部順利在天黑前抵達比悠瑪。像這樣的活動是小編大學時候才體驗到的遊戲,所以真心覺得這些國高中孩子挺厲害。

今早07:30學生們帶著垃圾袋,掃把在部落打掃為部落做勞動服務工作。如果有人注意到,今日籃球場,石板屋都特別乾淨。

接著呢,他們和部落vuvu一起歡樂,一起跳舞,部落耆老們只要和年輕孩子們一起,臉上的線條會變得柔和,真是屢試不爽。

最後部落資深幼教老師,傅玉合老師勉勵學生說:希望孩子們一定要努力學習,只有你們獲得知識和智慧,具備善良的心,才能讓這個社會,這個國家,向上提升。老實說,我覺得傅老師這一段話,覺得很棒呀,希望年輕孩子有聽懂。

今天下午,學生們持續在部落進行採訪和紀錄。他們訪問到部落有階級制度,有圖騰文化,還有人發現紅藜是釀酒的重要發酵品,他們還說,來這裡最大的感受是居民的熱情。讓外地來的孩子進入部落真實相遇,踏實的相互認識,也是蠻好。希望部落的美好,可以讓這些孩子減少對原住民族的刻板印象,甚至可以有新的體會和學習。

廣告

傳達愛的信箱

這位是部落族人(Kama萬利雄),雖年紀已近60歲,曾經一度中風導致右半側偏癱,但也不忘自己的志趣,常創作發想。此次作品信箱的創作來源,是因為待在家中的自己,常收到在外地打拼的兒女們稍來的關懷信件,感受到愛及祝福,也溫暖了自己。

11003235_798479486894386_1109712267_o (1)

所以,他期盼透過這個一個一個的信箱,讓收到此信箱的人也能感受關心與溫暖。

產品訊息,如下: 繼續閱讀

【我的部落,我的記憶】關懷之情

【撰文/劉美連】

Vuvu鄭清辦因為血壓上升傷害到語言神經,目前雖然講話有聲音,但是聽不清楚。我特地找一天,前去訪視Vuvu鄭清辦,以表達發展協會老人據點對vuvu的關懷之意。

探訪當日,正好vuvu黃萬清也來看阿辦vuvu,並為他禱告。因為阿辦vuvu本身有糖尿病,也在洗腎,去關懷的那天,阿辦vuvu已經排定要前往醫院洗腎,當照顧vuvu的安妮在幫vuvu梳洗換衣時,我就先vuvu量血壓和體溫,還幫vuuv照了好幾張照片,最後為vuuv禱告。 繼續閱讀

【我的部落,我的記憶】我與媽媽的背影

【撰文/高玉恩】

這張照片每看一次都會使我鼻酸,因為裡面有不捨的情感在。

在我眼裡媽媽是一個既堅強又樂觀的女人,經歷了許多的事情,她仍然能勇敢的向前走。

九年前爸爸走了,隨後兩個vuvu也相繼離開了人世,媽媽承受的壓力及孤單,也許是我無法體會的,然而這樣的過程使她要在一瞬間背負家中所有的責任,成為家中最大的長輩及掌權者,她做到了!時常看著她一個人在看電視的身影,我心裡會酸酸的,好大的一個客廳卻只有她一個人感覺好孤單。 繼續閱讀

【我的部落,我的記憶】青澀的回憶

闇美金提供
美金提供相片

【撰文/闇美金】

在一堆泛黃的照片中,讓我看見這一張,我們比悠瑪教會主日學一日遊,我們前往的地點是,我們當年小朋友向往的劍湖山遊樂園,想到當時的我,期待很久當天的到來,因為當時要出遠門跟大家一起出去玩是很不容易的事。
相片中有我們想念已故溫信臨牧師,還有kama何春生、kama古勒樂、kaka劉美花,當中還有好久不見的朋友,再回頭看看,時間真的過得好快,轉眼大家都各有家庭,在當中的我能夠參加這次活動,為了籌報名費和出遊的費用,都不敢亂花父母給的生活費,那是我生平第一次去遊樂園,真的謝謝當時付出愛心的牧師及所有的老師們,也謝謝比悠瑪教會給我們這樣美好的回憶。

【我的部落,我的記憶】部落sinsi

璉貞和孩子

【撰文/kaleskes】

這一天的活動,是教保中心第一次參加泰武鄉聯合豐年祭的表演活動,地點就在:平和分校(木棉林)。

每一次的活動,帶領中心孩子參與活動,老師們都需表現出一副很勇敢、自信的出席這樣類似的活動。這樣的經驗讓我在每一次的活動中學習到,一位老師在學生面前是不可表現出懼怕而畏縮的樣子。

孩子表演前都會非常的懼怕,臉部的表情也都會變得很僵硬,這時"老師"就是給予孩子最大的鼓勵,就是要孩子不要懼怕並露出自然的笑容。


為什麼特別的選這一張?是在剛接觸這樣昂貴職位的老師們裡,願意接受並繼續的留下的老師們,並不是只有管理孩子的情緒和教育,老師們也需要管理自己的心理和轉變自己,這樣在孩子面前表現出勇氣,孩子一定會跟隨老師的。

孩子們的成長會滲透出老師的努力。感謝平和美麗的土地和孩子的天真"部落的支持者。

【我的部落,我的記憶】有一種uma叫piuma

謝昌錡與部落孩子

【撰文/謝昌錡】

沒想到來這裡也四年多了,仔細回想最初,很多的是不可思議。
我叫大目,我是掰啷,一個當初四年前誤打誤撞跟著同學來帶營隊的大學畢業生,對於這裡,有好多好多的感謝與感動。

每年寒暑假我都會回來平和,看看小朋友又成長了多少,也不知道是哪來的引力,好像每次都能排除萬難順利地回來我心中想念的地方。就算每次回來都只待個兩三天,但這樣好像也就夠了,看看每個小朋友的可愛臉龐、部落裡的人事物,記住他們的那個美好當下,每一趟的回來就已足夠。 繼續閱讀